推荐信息:
养生资讯
频道
您的位置:首页 > 养生资讯 > 新闻 > 正文

倾国红颜:大燕女皇8章

2017/11/3 7:46:23 来源:网络 []

小说名:倾国红颜:大燕女皇

第8章:森森罗狱

天清云朗,万顷碧波如画。推荐http://www.gqys.com/

一只小小的船儿,顺流而下,朝着郦州的方向驶去。

简陋的桌边,三人围坐。

“娘,您放心吧,只要到了郦州,我们就安全了。”少女浅笑如花,水眸灵动。

坐在上首的妇人轻轻叹气,却没有说话——女儿有心事,她早已看出,却不想点明——想她云菀,前半生经历的惊涛骇浪已经太多,后半生,她所深深牵挂的,只有这一双儿女,只要他们能过上平稳安康的生活,她便余愿足以。

沉默半晌,云菀缓缓吐出一句毫不应景的话来:“琛儿,娘教的那些字,都会了么?”

殷玉瑶一怔,却听坐在旁边的弟弟朗声答道:“会了!都会了!”

“把这个念给娘听听。”云菀说着,从怀中掏出一本书,摊开来放到殷玉琛面前。原文gqys.com

“采菊东篱下,幽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辩已忘言。”脆朗的童声在小舟中响起,远远地飘散开去……“娘,您——”殷玉瑶不禁暗暗扯了扯娘亲的衣袖——好好地,为什么突然要玉琛念这首诗呢?云菀却不理会她,只看着玉琛道:“琛儿,明白它的意思么?”

“明白。”玉琛乖巧地点头。

“这是你们父亲生前,最喜欢的诗,也是他心中,最向往的生活……盼了一辈子,等了一辈子,就是想带着你们,归隐田园,享受湖光山月,不曾想……”

“娘!”殷玉瑶打断娘亲的话——关于父亲的生平,她隐隐约约知道一些,但却从不曾去深究,而母亲,也总是刻意地回避,今日却偏偏主动提起,难道母亲她,看出什么了吗?“瑶儿,”云菀眸光温静,“你是个好孩子,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,这些年来,难为你照顾我们母子……”

“娘,”殷玉瑶高高地蹙起眉头,“您这是说的什么话?”

“我的瑶儿啊,又聪明又能干,若是生在侯门大户,不定是怎生的风采耀人,名动四方,却偏生,跟了我这样的母亲。”云菀欲言又止,“……日后,你和琛儿的未来,就靠你好好把握了,娘亲我,只希望你们可以完成腾涣的愿望,以一颗平常之心,去看待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……”

以一颗平常之心,去看待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……殷玉瑶细细地咀嚼着这句话,忽然没了言语。推荐gqys.com

原来,这就是母亲想表达的,就是母亲想告诉她,警戒她的。

平常之心。

极轻极淡的一句话,却似概括了所有的沧海桑田。

“玉瑶多谢母亲教诲。”深深地垂下头,殷玉瑶面色谨然地答道。

“那就好。”云菀微微一笑,忽然站起身,走出船舱,站在甲板之上,极目向远处望去。网站http://www.gqys.com/

湖波粼粼,云影翩翩。

“真美。”云菀发自内心地感叹道。

依在舱门边,静静凝望着母亲纤弱的背影,殷玉瑶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异样之感,觉得那凭栏而立的母亲,仿佛随时会羽化登侧而去。

“娘——”殷玉瑶不由轻呼一声,刚要凑过去扶住她,云菀忽地转身,陡然一声大喊:“快跳湖!一北一南!”

船舱猛烈地晃动起来,情景宛若十日前的再现,殷玉瑶面色大变——有伏兵!没想到这湖中,居然还有伏兵!

“阿姐!”殷玉琛惊叫着扑过来,满眼恐惧地抱住她的胳膊。

“阿琛!你是男子汉,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,都要镇定,更要勇敢!听阿姐的话,赶快跳下去!往安全的,没有人的地方游!听到了吗?”

“可是阿姐——”殷玉琛眼中泛起点点泪光,“我舍不得你……”

“别磨蹭,快!”耳听得四周异声渐近,殷玉瑶咬牙,抽出活动的船舱底板,指着水波翻卷的湖面,冲着殷玉琛断喝道,“跳!”

“阿姐!”满含眷恋地看了姐姐一眼,殷玉琛将牙一咬,脱掉外衣,扎紧裤腰,猛地扎进涌动的湖水中。

阖拢舱板,殷玉瑶几步抢出船舱,却见云菀已经翻出船栏,朝她决然地挥挥手,双臂一松,“扑通”也沉入了湖中!

“娘!”殷玉瑶悲声大呼,抢至船头,伸出手去想要将云菀拉回,肩头忽然一紧,已被一只铁手紧紧扣祝

“放开!”殷玉瑶用力地挣扎着,扑向水面。枸杞养生网

“奉阳郡莲香村,殷玉瑶?”一道森冷至极的声线突兀地传入耳中,“年十六,前御史中丞殷腾涣之女?”

殷玉瑶浑身一僵,眸中的神色迅速恢复清冷沉寂,慢慢地,慢慢地回过头,看向背后那双森寒噬血的冷眸……“是,又如何?不是,又如何?”

殷玉瑶一脸凛然,字字如钉。

夏明风冷冷一笑:“我没兴趣追究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就算殷腾涣是在逃钦命要犯,也与本统领无关!只要你一句实话,自可安然离去。”

“实话?什么实话?”

“你与燕煌曦,到底是何干系?”

“燕煌曦?不认识!”

“倒是撇得干净,那么这件衣服,你认不认得呢?”

一片破烂碎布出现在殷玉瑶面前,她的眸色不由微微一紧——夏明风所拿的,的确是那日燕煌曦穿在身上的锦袍,难道他——夏明风是何等敏锐之人,一见殷玉瑶神色有异,指间寒光一闪,一柄锐利无比的短刀,已经抵在殷玉瑶的脖颈上:“殷玉瑶啊殷玉瑶,你的胆子可真不小,竟敢协从燕煌曦逃跑,你知不知道,单凭这一点,本统领就可以再次抄你殷家,灭你九族,将你推至菜市口,凌迟处死!”

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”殷玉瑶冷冷一笑,没有丝毫惧色,“至于我和燕煌曦的关系……依然只有四个字——毫不相干!”

“好!不错!不愧是御史中丞的女儿,铁齿钢牙,本统领倒是想瞧瞧,你这身骨头,到底有多硬!”夏明风说罢,袍袖一拂,“来人!”

两名褐衣人联袂而至,落下船头:“头儿,有何吩咐?”

“将这丫头带下去,即刻押往奉阳郡大牢,严刑拷问,一定要查清楚,她和燕煌曦,到底都串谋了些什么!”

“是!”两名褐人衣沉声答应,一左一右,挟起殷玉瑶,掠向后方的快船。

娘亲,弟弟……希望苍天有灵,能保你们平安……垂眸看向脚下水色深冽的燕云湖,殷玉瑶眼角边,无声滑落一串泪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阴暗潮湿的囚室。

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息。

若有若无的呻吟声,不时从铁栅栏边传来,夹杂着噼噼啪啪的皮鞭声、火炭燃烧的吱吱呀,渲染得这方狭小-逼仄的空间,有如地府炼狱。推荐http://www.gqys.com/

“殷玉瑶,本统领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,说,还是不说?”

“夏明风,”被绑在刑架上的少女慢慢抬起头,目光雪然,“听说大内侍卫,消息最是灵通,以你的能耐,既然能查清楚我的底细,那就应该清楚,我和燕煌曦之间,到底有没有干系……我从小生在燕云湖畔,长在燕云湖畔,只会采莲打渔,连大字都不识几个,怎么会和金贵的皇子扯上关系?”

夏明风冷眸闪了闪——殷玉瑶所言,的确在理,而且他也反反复复调查过很多次,这殷玉瑶,虽然是前御史中丞殷腾涣的女儿,但殷腾涣二十年前便已获罪问斩,期间又经历了两朝帝王,可以说,殷家已经彻底没落,和皇族,和朝廷,根本毫无关连。

但,宁可枉杀一千,也不可错漏一人。

那日燕云湖上,众目睽睽,看见燕煌曦和这丫头同乘一条破船逃逸,而且……眸光疾闪,犹记得他们追至那小岛旁时,似乎也曾经瞧见殷玉瑶的影子……到底燕煌曦有没有跟她说什么,或者交给她什么重要的东西,实在很难预料。

所以,就算这丫头跟所有的事毫无干系,她也注定,只有一个结局——阴森森一笑,夏明风踏前一步,钢爪抬起,捏住殷玉瑶的下巴狠命往上一抬,尖锐的指钩深深刺进她白皙的脸庞:“你确定,真的没有?”

“没有!”

“很好。”夏明风钢爪往回一收,扔下一句阴戾无比的话,“没用了,随便你们怎么处理。”

沉凝肃冷的身影,几闪几闪间,便走了出去。

“咯咯咯,”“哈哈哈”,“呵呵呵……”

阴森森的囚室里,顿时响起阵阵鬼魅般的声音。

“你们——”看着眼前这群魑魅魍魉,殷玉瑶清冷双眸中,终于流露出一丝怯意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回答她的,是迅速被撕裂的衣衫,是骤然侵上肌肤的阵阵寒意,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抚摸,还有那一条条喷吐着唾沫,争相凑向她芳唇的舌头……“蔼—!”殷玉瑶终于忍受不住,发出惊恐至极的嘶喊,“不要!我说!我什么都说!”

刹那间,众声静寂,那一张张扭曲的脸,变戏法一般恢复冷然,满眼的欲望,转而被肃杀取代。

“就知道你这个丫头有古怪,说!”已经离开的夏明风,突然从阴暗处冒了出来。

“我说——”殷玉瑶浑身轻颤,“燕煌曦交给我一样很重要的东西,说是可以证明他的清白……”

“那样东西在哪里?”夏明风双眸一紧。

“我……埋在我家后墙根儿下了……”

“你确定?”

“确定!非常确定!”殷玉瑶连连点头。

“好,带她去。”夏明风简洁利落地下令——就算捉不到燕煌曦,能消泯他从宫中带出的“证据”,他此次回京,也能向韩贵妃和九州侯有个交代了,纵然再不能担任禁军统领一职,也不至丢了性命。

黑漆漆夜色里,戒备严密的奉阳郡郡府牢门无声开启,走出一队黑糊糊的人形,急匆匆直奔莲香村的方向而去……婆娑树影间,几道人影闪过,悄无声息地尾随其后……明亮的火把将小小的院落照得纤毫毕现,夏明风冷睨着面色苍白,衣衫零乱的殷玉瑶:“说,在哪里。”

殷玉瑶没有答话,只是慢慢转身,朝着后墙根的方向走去,数十名褐衣人紧紧地跟在她身后。

随手指了一处,殷玉瑶咬住双唇,看着两名褐衣人蹲下身子,用长剑利索地撬起一篷篷尘土。

很快,一个深深的坑洞出现在地面上,但洞中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。

“臭丫头!你敢耍我!”夏明风重重一个耳光抽在殷玉瑶脸上。

强忍住眼中泪水,捂着火辣辣的脸庞,殷玉瑶忽然发声高喊:“燕煌曦,救命啊!”

一众褐衣人悚然一惊,齐齐转头朝后言看去,趁此间隙,殷玉瑶用力挣开扣在自己肩膀上的铁爪,抢过一柄长剑,便朝脖颈上抹去。

嗤——浓凝夜色中,一粒细碎的石子横空飞来,撞偏剑锋,撞出几粒火星,瞬间熄灭。

扑通,扑通,扑通——尚自愣神间,身边的褐衣人忽然一个接一个地倒下,而她的身体,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带向空中,忽悠悠地飞了起来——真真正正地飞了起来——越过重重的树影,越过道道屋脊,还有低矮的山岗。

冷凉的风迎面而来,带着无数细小的沙砾,迫得殷玉瑶难以睁眼,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。

待双脚一落地,殷玉瑶立即全身酸软地倒向地面,对着杂草丛又咳又吐。

“东西在哪里?”

不等她回过气,一个极其寒冽的声音,已然在脑后响起。

“什么……东西?”殷玉瑶吃力地转头,泪水朦胧地看向身后矗立如山般的黑衣人。

“不要让我说第二次。”冰冷而机械的声音,平板得没有一丝起伏。

“你是什么人?我又……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殷玉瑶定定地迎上对方如剑刃般寒湛锋锐的目光。

“不说?”对方似乎不屑理会她,冷眉往上一扬,手中冷光一闪,空中顿时一片蝶影翩跹。

准确地说,是殷玉瑶身上仅剩的上衣和裙子,悉数成了碎片,在夜风中久久盘旋。

“你杀了我。”

出乎黑衣人意料,殷玉瑶不闪不避,也不去遮挡大片裸露的身体,只是眸光清澄地看着对方,再次定定地重复道:“你杀了我。”

落宏天高高地挑起了眉头。

从十五岁,到二十二岁,七年时间,他接过无数次任务,朝廷高官,外邦贵族,甚至皇室宗亲,死在他剑下的,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,从来没有一个人,能像面前这个少女这般,坦然、镇定、不慌、不惧。

“你并不想侮辱我,”在他暗自疑惑的时候,面前的少女已经再度开口,字字清晰,“也不想取我性命,你想要的,只是那样东西而已。”

“不错。”落宏天收剑回鞘,“所以,你最好交出来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殷玉瑶强忍着身体的战栗,承受着对方灼厉的眸光,“那样东西,只是个幌子。”

“哦?”落宏天冷眉微扬,再次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殷玉瑶一番——难道他这飞雪盟的第一杀手,还有夏明风手下精明异常的大内侍卫,都被这丫头片子给糊弄了?“你有。”毫不犹豫地给出判断,落宏天眸中锐光一闪,“不过,不是什么证据,而是——圣旨,燕煌曦从皇宫中带走的,光瑞帝的禅位圣旨!”

呼吸为之一窒,殷玉瑶的双瞳乍然放大,仿佛被瞬间划过的霹雳击中,呆呆地伫立在地,动弹不得……“说吧,圣旨在哪里?”落宏天紧紧地盯着少女有些茫然的双眸,“不要说谎,谎话对我毫无意义,我只要答案。也不要说不知道,那样的话,我会控制不住自己,将方圆十里,彻底夷为平地……据我所说,他们可都是你最熟悉的父老乡亲。殷玉瑶,你能带走母亲和弟弟,可并不能把他们,也带走吧!”

“不要说了!”殷玉瑶蓦地发出一声尖叫,紧紧地捂住双耳,“我告诉你!那道圣旨,就在奉阳郡郡城中,有本事,你自己去取!”

“郡城里?什么地方?”

“……城东,龙王庙。”

话音刚落,眼前的人影,已经消失无踪。

殷玉瑶颓然坐倒在地,看着一身的狼狈,禁不住泪珠滚滚——她到底招谁惹谁了?为什么所有的倒霉事,会在短短几日内接踵而来?家没了,娘亲和弟弟也……她自己也受尽侮辱,还差点被一帮禽兽给……老天啊老天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为什么?漫过体表的阵阵寒意,强硬地拉回殷玉瑶溃散的理智,提醒着她自身此时的处境有多么糟糕。擦去腮边泪水,殷玉瑶慢慢站直身体——现在奉阳郡处处杀机,自己不能再呆下去,唯今之计,只有先设法去郦州,找到燕煌曦,告诉他圣旨的藏匿之处,再设法找回娘亲和弟弟。

打迭起精神,殷玉瑶快步走向浓密的树荫深处——自小在燕云湖畔长大的她,对这一带的地形,可以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若无意外,翻过五里外的赤山,再改道向西,就会渐入郦州地界,只要到了郦州,她可以慢慢打听去郦州大营的路。只是这蔽体之衣……只好暂用蕉叶代替了,希望在途中能遇上好心人。

倾国红颜:大燕女皇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【荷花文学】收录,打开微信 → 添加朋友 → 公众号 → 搜索(荷花文学)或者(hehuawenxue),关注后回复 倾国红颜 或 大燕女皇 其中部分文字,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。

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


通过键盘前后键←→可实现翻页阅读

文化旅游美食健康宠物推荐

  • 【文化视野】春节节目展播:莒地记忆系列(三)

   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:1、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、莒酒生产技艺3、羊肉汤

  • 【春节专辑:随笔】张鸥|新年伊始:最好的大初一

    新年伊始: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,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,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:“禁炮管事儿啊,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”。少了夜空的璀璨,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。路还是原来的路。年,一年又一年。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。公爹在路口,说着是无聊“卖单儿”,实则等我们去。爹在门口,路灯下徘徊,车库门打开,等我们回。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,“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”!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,和他们犟嘴,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。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,我们也会老,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。我们

  • 【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】王顺昌|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

    【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】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/王顺昌(吉林东丰)兴凯波澜,竞技启航,一派盎然。喜北琴千载,贯衢雕誉;舂秋两渡,頌韵谋篇。网络推新,台刊出秀。荟萃精英展筆笺。摇蓝旺,看主编兴雅,抖擞长鞭。诗坛如此空前,唯在线,恢弘纳百川。有龙媒风釆,领隽骚头;鸡西矿工,举迹峰巅。江柳文学,北方时报,广纳心声脱颖婵。逢盛世,让文人墨客,四海扬帆!王顺昌,网名,坐山威,一九六四年出生,大专学历。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,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。经商多年,酷爱诗词,发表数十首作品,终生将于诗词为伴

  • 【诗歌】京城散人|初春丝雨,畅思游

    初春丝雨,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,鸭在绿波抖落寒星。南来的暖流,融开板结的原野。年糕的甜美,是复苏的形容。晨光里,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?暖意间,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?我多想,春姑娘步韵,少些延宕!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!碧空下,尘霾能否少袭扰?屋顶上,鸽哨多些轻盈。迎春花,早些摇曳金色,牛背上,再现悠悠笛声……明晨,我行游飘雨的曲径,任随泥泞,任随朦胧。请岸畔丝柳,向行旅人垂青。借泥土清香,升扬绿色憧憬。二冬寒,是闲置的古琴,深沉、隐含、坚挺,指尖抚触,少些温润,多些松风。仅有冰冷目光

  • 何茂活:“近衣”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

   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“近衣”一詞,并有“謹衣”“慎衣”“適衣”“平衣”“調衣”等類似詞語。與之連言者有“強(彊)食”“幸酒食”“進酒食”“進御酒食”等。簡牘所見“近衣”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“近衣”意義有所不同。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“近衣強食”以及“甚苦候望事”“春氣不和”“察蓬(烽)火事”等的梳理解讀,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。通過比證分析可知,原釋“便酒食”“奉酒食”“強奉酒食”及“善酒食”者,“便”“奉”“善”實爲“幸”之誤釋。一“近衣”一詞,不見於《漢語大詞典》《辭源》等通行辭書,但在河西漢

  •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?简直美得不得了

   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,因为是四年制,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。开学第一课,由拜孔子开始。古语有云:“国将兴,必贵师而重傅”。仪式,有时并不是形式,这是一种虔诚,一种尊重,一种珍视。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,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。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,尊师重道的道理。再想想如今,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,实在让人唏嘘。第二课,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。让学习计划、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,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。而习惯的养成,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。人生最怕的

  • 【散文】杨福东|写给母亲的天书

    写给母亲的天书文/吉林辽源杨福东你走了,我的母亲,带着无限的眷恋,带着慈祥的目光,带着无可奈何的心愿,走完了您八十岁的人生之路。安祥的离开了,离开了您日夜牵挂的亲人,您的儿女们。您那慈祥的容颜,早以印在了我们的心上。儿后悔没能多为你洗洗脚,捶捶背揉揉肩。多为你做几顿饭,多炒几次菜。妈妈,您总说我炒的白菜片好屹。儿在做,您也不能吃到了。想您了,儿子就炒上一碟白菜片,一壶老酒。慢慢就的品味,品味您在时的一切美好时光。每到这个时候,妻子女儿就躲到别处。不在来打搅我,知道我又想您了。每次回家您总是和我唠

  • 美好之上,以诚为敬

   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编年史,每个普通的人回家,翻看那些小时候的照片。回乡,看童年一起玩耍的地方。回归,最初的那些可爱的念想。回去,才能想起自己来自何方。在北京的这段时间,我频繁地回西安或厦门我,度过童年和少年的两个故乡。在城市间的空档里,我持续地见以往的朋友,去看以往读过的学校走过的路。我相信每一个当下的路口,都会有来自于过去和未来的隐约线索。胡老师说:对于生活,在那些明亮与美好之上,是对生活的诚意。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18岁的胡老师第一次走进我们班级。我们是她的第一届学生,她是一位对学生有着一生

  • 女人,有这“三气”,才有福气!

    女人五十岁以后,不是日暮西山,是到了人生最美的华年。这世上,的确有少数女人嫁得了多金而又颜值高的男人,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,但或许一开始她们就是落在了麻雀窝里的小凤凰呢?孩子不会一夜长大,幸福不会白白降落,请相信,每一个看似幸福的微微一笑的背后,一定也有着她们的与众不同和暗自的努力。有福的女人有“三气”骨气、灵气、大气骨气就是不因压力而弯腰,不因诱惑而迷茫,不因清贫而颓废,不因困难而消极,不因挫折而回头,不因打击而萎缩。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,按自己的意愿,精神充沛地生活着,并尽力让自己快乐。灵气就

  • 雨水 | 天街小雨润如酥

    ▼萨克斯《雨的印记》明日(2月19日,周一)雨水一、雨水节气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:“正月中,天一生水。春始属木,然生木者必水也,故立春后继之雨水。且东风既解冻,则散而为雨矣。”意思是说,雨水节气前后,万物开始萌动,春天就要到了。如在《逸周书》中就有雨水节后“鸿雁来”“草木萌动”等物候记载。二、何为“雨”雨水的雨的古字,上面一横象征天,横下面是穹隆象征,象征云气升腾;说明“无云不成雨”。风流云散,别而为雨,由此,穹隆下有四行雨点,每行三点。这个象意,四是四方,四维;三是雨露滋润,天地气和而成甘霖,